台北市議員陳永德今天在警政衛生部門質詢中,針對清潔針具計畫提出質詢。

台北市政府配合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愛滋減害計畫」,並依「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第九條第一項之規定,以諮詢站以及自動販賣機的方式提供清潔針具及保險套。清潔針具及保險套自動販賣機之設置目前廣設於本市35處公廁中。陳永德質疑,衛生機關將這種販賣機放置在公廁內,是否已默許毒癮者在公廁內施用毒品呢?

 

針具退出公廁

陳永德服務處時常接到民眾陳情表示公廁內時有針頭、棉花等散落於地,令附近居民感到髒亂不堪。原本並不以為意,僅通知在地清潔隊前往處理。但是經過深入了解之後才發現,其遺留在公廁內的針頭竟然就是衛生局所設置的販賣機所販賣的。

日前,陳永德服務處更接獲信義區某國小家長的電話,表示區內某公廁內遺留有用過的針具,在學童放學經過的時候被撿起來充當水槍玩。該名家長憤怒的表示,該公廁位在狹小陰暗的巷弄中,原本就是犯罪的溫床,現在竟公然提供毒品針具,使用者原本就是社會邊緣人,毫無清潔的觀念,使用完畢即隨手丟棄,已經嚴重影響學童的安全。

陳永德表示,公廁是男女老幼都有可能進入使用的公共區域,絕非讓人施用毒品的陰暗場所,衛生單位此種做法實在令人感到不解。儘管是配合中央政策所提供的針具,但其應以社區為單位,公然將此種販賣機放置公廁,實在有待檢討。並且,在其中央計畫中並未明定要將販賣機設置於公廁內,因此陳永德強力要求衛生局撤出所有設置於公廁之安全針具販賣機。

 

輔導戒毒人數0      回收率低

衛生局在全市設置31處清潔針具計畫衛教諮詢站,主要目的在增加清潔針具及衛材的可近性,安全處理回收針具,協助醫院辦理替代療法,輔導戒毒。

然而,本市列管之藥癮者個案共計1,441人,去年至今年三月為止,僅輔導281人接受愛滋病篩檢,僅佔已列管的藥癮者人數之19.5%。而輔導其戒毒或者是使用替代療法的比例更是零。

另外,自去年3月間至今三月底為止,衛生局所發出之清潔針具有84,564支,共回收清潔針具53,285支,回收率僅有63%,仍有31,279支毒品針頭下落不明,只是勉強及格而已。

 

衛生單位消極輔導戒毒毫無成效,警察局積極強制勒戒受阻

根據「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第九條之內文:「因參與前項之機制而提供或持有針具或管制藥品,不負刑事責任」,提供針具或者是毒品以及拿針具或者是毒品前去諮詢站換取清潔針具的藥癮者,皆無須負刑事責任。

另一方面,在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的規範中,第一級以及第二級的毒品施用者,皆須負刑事責任。而注射毒品目前最普遍被使用的是海洛因,其為第一級毒品。然而,在警察局以及衛生局的默契下,這些前往換取安全針具的毒品使用者竟無負刑事責任之疑慮。

據了解,警方雖知道清潔針具的諮詢站時有毒品施用者出入,也曾計畫在此埋伏跟監,但是衛生局的觀點卻不希望警方在此埋伏,「以保障藥癮者換取清潔針具的權利」。

陳永德認為,藥癮者經由該計畫輔導而戒毒的比例是0,衛生單位消極輔導戒毒毫無成效,警察局積極強制勒戒也因此受阻。且根據數據顯示,不但沒有提高戒毒的比例,反而增加毒癮者的方便,這種邏輯實在是令人難以想像。

 

結論

針對以上所述,清潔針具在「愛滋減免計畫」以及減少愛滋感染者之計畫所施行之成效,實際上是無從得知的。我們以衛生局所提供之資料並無法分析出因為這樣而減少了愛滋感染者。儘管這是衛生署所主導的全國性政策,目前台北市感染人口數仍居全台第二,僅次於人口數最多的台北縣。

另一方面,藥癮毒品施用者完全沒有因此減少也是不爭的事實。乍看之下兩件事情並不相關,但是社會大眾所真正期望的並非只有減少愛滋感染,我們更應該讓毒品遠離市民,減少使用針具注射毒品之藥癮者,使其戒毒,與此同時自然也可以減少愛滋感染情形。因此,市府政策不僅應該宣導反毒,更應該要加強輔導戒毒。但是提供安全針具卻不加強輔導戒毒的做法,實在與社會期望背道而馳、相去甚遠。

施打毒品是一種刑事犯罪行為,然而衛生機關卻基於減少愛滋感染的心態給予方便,提供其安全正確使用毒品的方式及器具。試問,經由強制性交而傳染的性病及愛滋感染者也大有人在啊,難道衛生機關要提供保險套給強姦犯,並向他們宣導正確及安全的強制性交方式嗎?

 

創作者介紹

★㊣↖煞气a阿德↘㊣☆~台北市議員陳永德的部落格

tcc07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