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議會公報第78 卷第21

6560

民政部門質詢第9

質詢日期:中華民國98 4 27

質詢對象:民政部門有關各單位

 

陳議員永德:

請勞工局蘇局長及勞動檢查處張處長就備詢臺。

蘇局長,聯合報報導有關統一集團BOT 案發生工安事件的相關報導,報導標題

為「市府處理過程並無疏失,無須道歉」。在本席印象當中,信義區發生3 個案子

讓本席非常深刻,因為都發生在本席選區之內。

1,北二高信義支線隧道工程發生施工崩塌事件,造成4 4 傷的工安事件,雖

然這部分無關勞動檢查處的公安檢查。

另外2 次就是101 大樓的工安事件,造成5 死,這部分也是牽涉到機具的部分,

雖然這2 次工安事件發生時蘇局長並不在任,這次蘇局長在任,當然事後的發生過

程與檢討及現場調查等等工作,市府上都做統一的說明。

本席記得在民國85 年,陳前市長擔任臺北市長第2 年任期,當時有訂定一項3

安年計畫,1 是交通安全年,希望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數在100 人以下,2 是治安,

3 是工安,統稱為3 安年。再來就是在民國92 年有一項「職業零災害」的目標,採

取勤查慎罰,對不對?

勞工局蘇局長盈貴:

對,勤查慎罰就是我們的政策。

陳議員永德:

勞檢處基於「勤勞安、保安康」的信念,從民國97 9 1 日至12 31 日為

止。針對營造業及危險性等相關工作,擬訂監督改善之安康計畫並積極進行這項工

作,希望能夠有效降低職業災害的發生。

不過本席認為勞工局對於議員們的相關垂詢或資料提供都一直採取防備的心

態,即使局長認為臺北市是全臺灣地區職業災害發生率最低,死亡率最低,勞安做

得最好的地區。不過臺北市身為首善之都就應該是如此。

民國97 1 8 月份,臺北市發生重大職業災害15 件,造成16 人死亡,雖然

每年不合格率都逐年降低,但是每年仍然發生很多重大職業災害事件。局長,難道

市政府真的沒有疏失嗎?

臺北市議會公報第78 卷第21

6561

蘇局長盈貴:

這要分為幾部分來探討,如果有疏失,我們當然要加以檢討改進。

陳議員永德:

請問局長,什麼是安全視訊監控系統?

蘇局長盈貴:

我們有一個原則,就是做得好的,我們尊重自主管理權,記錄不好的,我們加

強勞動檢查,發生職災的部分就從嚴就辦,在這三個區塊當中,做得好的就可以用

遠距視訊監督。

譬如捷運所有工地都用視訊系統監控,我們會看工地有無出現異狀,有沒有做

好整體的防護措施,如果都合乎規定,我們就儘量不派人員到現場,這叫做遠距監

控系統。

陳議員永德:

這項計畫很好,但是本席不滿意局長這樣的答案,既然你尊重自主,監控管理。

請問勞工局都在做些什麼事情?

蘇局長盈貴:

臺北市每天都有事情,小至家庭的裝潢,大至捷運工地、高樓、坑道等等,每

天大約有六千多個場次在進行,而勞動檢查員大約只有60 人。所以我們採重點式或

主導式的方式才能將臺北市的工安做好。

陳議員永德:

針對統一大樓BOT 案的部分...

蘇局長盈貴:

統一大樓BOT 案的部分,我自己就親自去過4 次。

陳議員永德:

臺北市興建重大土木建築等營造工地逐年增加,每年有超過1,000 件無須申請

建照或雜項執照的裝修工程再加上勞動檢查人力的不足,才會訂定安全視訊監控系

統。

譬如先期根據危險性工作場所審查暨檢查辦法第2 條第1 項第4 款規定,丁類

的危險工地場所依本計畫參加設置安全視訊監控系統,第1 條:建築物樓板高度在

50 公尺以上之建築工程,統一大樓就屬於這一類,請問統一大樓有沒有裝設安全監

視系統?

蘇局長盈貴:

沒有。陳議員,我講一句不中聽的話,你可能聽不下去,我由衷感受到勞檢處

張處長及同仁做得非常好,臺北市職災發生率是其他縣市職災發生率的四分之一。

陳議員永德:

目前臺北市需要列管設置安全視訊系統的有幾件?依資料顯示有16 件,但是有

那幾件勞工局並不提供。依建管處提供的資料顯示,目前臺北市施工中的建築物超

50 公尺的有41 件,這只是有列管的部分,其他還有深開挖隧道工程並不包括在

內。

譬如捷運信義線,就是列管必須設置安全視訊監控系統的其中一件。因為本席

得不到相關的資料,本席合理懷疑所列管的16 件全部都是市政府或國家的公共工

程,不然為什麼不說清楚列管的是那16 件?

臺北市議會公報第78 卷第21

6562

蘇局長盈貴:

陳議員對這部分真的很用心。

陳議員永德:

16 件你都不說明清楚,目前臺北市興建中超過50 公尺以上的就有41 件工

程,而列管的部分只有16 件,對於政府的相關規定,興建工程單位根本就視若無睹,

業主也沒有相關的建築知識或決心想要改善工安的狀況。

而政府未能主動要求業者,空有相關規定,業者卻無法依規定設置安全視訊監

控系統,抱持著可能不會發生事情的心態。本席希望蘇局長能夠提升工安的層級,

能夠比照歐美或日本的層級再往上提升,而不是只看目前的現況。

蘇局長盈貴:

陳議員講得很好也很用心,我們在遠程的目標當中確實應該要這樣做,臺北市

從年初到現在發生職災的只有2 件,但是這一件工安事件讓我感覺到非常丟臉。

之前2 件工安造成死亡的部分,一件是清潔人員在擦玻璃從1.38 公尺摔下死

亡,另一件是從1.6 公尺摔下死亡。其實依高度來講,都不應該造成死亡憾事的。

統一大樓的事件,雖然未涉及職災,但是我覺得非常非常丟臉,從全國整體職災發

生率來講… …

陳議員永德:

如果業主依相關規定裝設安全視訊監控系統,相關監控主管單位每月要透過視

訊安全監控系統進行檢查15 次,像統一大樓或開挖深度超過15 公尺以上,或進行

地下4 層的工程都必須要加裝安全視訊監控系統,雖然政府有相關要求與規定,但

是相關業主卻不願意配合,而政府也沒有強制性的規定與作為。

如果政府有強制性的規定,每個工地都要進行15 次以上的視訊安全監控系統檢

查,今天這件工安事件就可以透過視訊監控系統檢查出問題所在並立即進行改善作

業,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憾事。

蘇局長盈貴:

非常感謝陳議員的用心,有關統一大樓開發案的部分,其實該大樓的開發案已

經算是完工了,4 14 日是申請3.2 公噸起重機合格認證,我們核准的是3.2 公噸

的起重機可以作業,但是在總負荷作業的重量是4.0 公噸。

陳議員永德:

局長,你提到該大樓已將近完工階段,請問該大樓從開工至今有沒有設置過安

全視訊監控系統?

蘇局長盈貴:

安全視訊監控系統是去年下半年在本府資訊處協助之下才開始發展出來的,為

什麼統一大樓開發案未使用安全視訊監控系統,主要是該大樓已接近完工階段。

陳議員永德:

臺北市興建中的超高樓層這麼多,特別針對丁類的危險性工作場所設置6 項嚴

格的規範,為了要減少勞動檢查的人力才要求裝設安全視訊監控系統,臺北市超高

大樓這麼多,為什麼大部分裝設安全視訊監控系統的都是臺北市政府的公共工程?

這些私人企業興建的超高樓層的大樓,為什麼都沒有盡到勞安的責任?他們只

要花一點點的經費就可以避免掉很多工安事件的發生,他們為什麼都不做?剛才局

長提到要給予他們自主管理,減少勞動檢查人力,可是這些相關安全設置他們都不

臺北市議會公報第78 卷第21

6563

關心,而勞工檢查處也任憑他們自由發展,還希望他們夠自主管理也沒有強制性的

作為,政府空有相關規定與規範而不作為,政府應該做的事情就要依法去執行。

蘇局長盈貴:

沒錯,主要是安全視訊監控系統發展時,該開發案已經接近完工階段。

陳議員永德:

過去都沒有這項安全視訊監控系統?

蘇局長盈貴:

過去並沒有這項系統,這是臺北市獨立發展出來的,以去年度來講,其他縣市

職災死亡人數都超過80 人,臺北市職災發生率只有2 件,17 人傷亡。

陳議員永德:

本席看過內政部有關統計資料,是日本及歐美國家能,臺北市為什麼不能?

蘇局長盈貴:

這方面日本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國家,日本是我們的標竿,目前臺北市這套「勞

工安全衛生法」,不管作業系統或法律規範都是參考日本的做法。

陳議員永德:

目前臺北市有61 處,列管的只有16 處,其他25 處都是需要裝設安全視訊監控

系統的階段,你們要不要要求他們裝設?你們要不要依相關規定嚴加監控?針對超

高樓層或深挖工程,你們要不要積極去要求?

還是法令只是訂好玩的,都不嚴格執行與要求?只要發生類似工安事件都列為

意外事件處理,勞工局都沒有相關的責任。勞工局有很多方法、措施與因應策略,

因為勞動檢查人力不足才訂定這些相關防範辦法來幫助我們解決問題。

另外讓業者自主性管理,而且要負監控公安完全責任,但是相關主管單位卻任

憑他們自己去做處理,勞工局並沒有強制性的作為也不積極管理,這樣就無法達到

政府所要求超高完美的標準,這樣如何與其他先進國家競爭?局長,你認為這部分

需不需要有所作為?

蘇局長盈貴:

陳議員用心可敬,我很想有一條法律能夠訂出來,就是飛機永遠不要摔下來,

馬路上永遠不會發生車禍,人不會摔跤等等,能夠這樣當然最好。臺北市在這部分

一直在提昇公共安全,有關安全視訊監控系統的部分,目前基本上還在採取輔導階

段,並未完全進入強制的階段。

陳議員永德:

局長,本席與你交換一下觀念。譬如飛安的觀念,為什麼臺灣飛往美國或歐洲

國家的班機都是機齡較新的飛機,機型也比較大?為什麼老舊的飛機都只飛航國內

線?是不是臺灣人的生命不值錢?最新、最好的豪華客機都飛航國際線?

同樣的道理,對於懸吊機具是否老舊的部分,是不是需要汰換?包括公務車都

訂有7 年的汰換標準,收取垃圾的清潔車為什麼要訂汰換年限?對於勞安方面,我

們是不是也應該要用同樣的標準,因為勞動檢查處沒有太多的人力,我們就應該制

訂出相關的標準出來,就是要這些超高樓層或大型企業站在第一線做好工安的責

任。可是這些大企業、大財團都沒有盡到這樣的責任。

蘇局長盈貴:

所有事情並不是政府一聲號令下去就可以一蹴可幾,都需要政府與民間合作,

臺北市議會公報第78 卷第21

6564

或民間與政府合作,大家攜手才有可能把事情做妥適。

陳議員永德:

局長,本席並不是要苛責你,因為事情發生了,既然政府有制定審查與檢查等

相關辦法,本席也希望安全視訊監控系統能夠做好,譬如超過50 公尺以上的,樓層

或橋墩距離超過50 公尺以上的,採用壓氣施工,長度超過1,000 公尺以上或開挖超

15 公尺以上的隧道工程,相關安全規範都明訂得很清楚。

地下室為地下4 層以上,開挖面積達500 平方公尺以上的工程,包括工程中板

模支撐高度在7 公尺以上,面積達100 平方公尺以上,且該層模板支撐面積達60%

以上等等都有相關的安全規範。

蘇局長盈貴:

是,我們可以朝該方向來努力,這些都是可行的。譬如前年1 8 月份有一個

非常大災難的現象,就是吊樓作業。當時我們採取通報制度的方式來做處理,去年

這部分得到很好的成果,去年比前年進步將近30%

陳議員永德:

對於高危險群丁類建築工地場所41 件當中,只列管16 件,還有25 件未列管。

1,本席要求你們要強制監控,要求相關業主裝設安全視訊監控系統,以補勞檢

人力不足的部分。

2,本席要求未來除了這25 件未列管的之外,凡符合相關標準的工程都要強

制設置安全視訊監控系統。局長,你應該有這樣的魄力吧?

蘇局長盈貴:

這是我們可以努力的目標,謝謝陳議員指教。

 

創作者介紹

★㊣↖煞气a阿德↘㊣☆~台北市議員陳永德的部落格

tcc07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不知名的受害者
  • 沒權沒勢的民眾><
    外縣市的民眾><
    沒有民代跟媒體高官要來的重視嗎><


    某年某月某日,某公司與某位勞工的協調會的勞資爭議,X主持人讓案子成立,理由是雙方已清楚溝通完畢,隔天陳情不滿協調會議過程,XXX勞工局受理,6天後,該名主持人的同事張XX,回覆:絕對公平公正…如造成……請見諒….將實施勞動檢查(勞工局沒回覆是哪家公司..只查到是哪個案子….)…如果違法會要求限期即付工資 …並附上調解會申請書/寫好後再實施調解會(但沒附上調解申請書,導致申訴者誤解成抓到違法後才要再開調解會)………,結果14天後下個月勞工局沒有任何動靜,在7天又把原文貼上去,內容表示希望保密處理,並告知某公司已被勞保局罰款(政風處調查說法第一次沒確定要勞動檢查所以第2次確定才要勞動檢查,盡然袒護自己人,盡然可以說這樣,然到第一次是不滿會議過程,勞工局第一次有答覆要勞動檢查的事情可以唬人嗎,把責任全部推給申訴的勞工,說你第一次不確定所以沒勞動檢查,試問這是我們的地方政府嗎),這時勞工局回覆已派員勞動檢查中,卻沒說是否保密,在將希望保密處理意見告知勞工局張XX,當初回復只說機關公文內部往返,不會給資方知道申訴者提問的事項(而且勞工局有明確說明是某家公司),卻沒有告知申訴者因你先開過調會所以不需保密(之後政風處查明說因為開過會所以勞動檢查不算是保密案件,但政風處就是不說明未何當初勞工局只說好要保密又沒跟申訴者說明開過會可以不需保密,機關然到可以不用對自己回覆的內容做負責嗎,盡然這樣導致檢查對象非常不爽申訴者已經簽名同意了,勞工局幹麻還勞動檢查),再隔一個月再問勞工局進度,還是說檢查中,去問政風處才得知,開完會下個月底派員檢查,員工說負責人不在公司無法檢查(是真是假誰知道.那時候發現員工早就到新公司上班.誰知是誰說的),調查勞動檢查紀錄上面(只記得好像說檢查員電話訪談請公司拿資料到勞工局說明,負責人依有再開會理由拒絕到案說明),但是政風處就是不說是什麼時候電話查訪的,因如果是發文前說的那沒意見,如果是發文後說的那不是明顯規避稽查(原因是勞動檢查目的就是要查員工相關資料,可以用那種理由拒絕,試問勞工局幹麻還要有勞動檢查的工作,試問這樣還需要成立勞工局嗎),隔兩天第一次發文,結果公司不提供資料,隔20天第2次發文,之後傳了證據給勞工局依並查證,說如查到違法會依法裁罰,並告知公司跑在外縣市可以去那邊稽查嗎(勞工局不理人),在隔26天公司倒閉,把經濟部網站上的畫面詢問勞工局公司倒閉了那怎麼辦(政風處調查不公,說是勞工局主動發現的,明明公司倒閉那天申訴者將經濟部網路上面公司倒閉畫面傳給勞工局,勞工局才知道公司倒閉),勞工局說因倒閉無法再做勞動檢查無法認定違法事實……電話問勞工局張姓科員說第一次沒給資料第2次只給出勤資料所以第3次又去一次結果大門深鎖……….,問勞工局作法失當等問題,不肯說明原因,在隔幾個月再問,變成另外一個陳姓科員在處理,但處理不當,說什麼第一次不滿會議過程,隔一個月才回覆勞動檢查所所以不適用勞檢法33條規定(日期貼錯,首長信箱規定6天內要結案,哪有人首長信箱1個月才回覆的)說不給資料/不給完整資料/沒開門做生意不能以規避稽查論處,只說提供的資料不明確/鐵門沒開可能暫時沒在做生意,還說”行政程序法規定”要針對當事人有利跟不利的方向調查(試問這是勞工局嗎,未何要針對有利跟不利的事証調查,如果對他有利不是不處罰,可以這樣子然怪協調會上公司說謊,會說對方對,讓案子成立),如查證屬實規避稽查之嫌會被開罰,政風處調查結果是,因提供地址在外縣市又無法確定在那裡營業,所以勞工局沒處理,也不說公司第一次未何不給資有勞動檢查就不會遇到跑路又倒閉,只說有按程序再做/第2次給的資料不明確(試問第一次不給資料未何勞工局不用查證不給員工資料原因,還要發2次公文)(且論點很奇怪,資料提供不明確,意思明明是只給一些資料一些資料不給,就是不說是給什麼樣的資料,申訴者無權過問嗎,出勤卡上面不是都會有給多少錢紀錄(不然公司怎麼計算工資給員工薪水),然道還不能認定違法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